第155章 轻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凌驼明也认同儿子说的话,他相信,只要能靠到林一非等人回来,就是天大的难题也会迎刃而解。
正欲应承,突然间瞥见儿媳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显然对自己丈夫这种示弱的举动非常看不过眼,凌雷显然也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的态度,脸色也不禁发红,一脸讪讪之色。迟疑了一下,刚想对自己的妻子解释,但叶菊兰却有意无意的把头扭到一边,不答理自己的丈夫。
凌驼明心里暗叹一声,也不怪儿媳看不起自己这百拙派,儿子修为低不说,就连自己这一派掌门,遇到敌方都打上门来了,一心还指望别人给解决问题,自己居然安心的龟缩着不出去,想到这里,面色平静上来,轻轻拍了拍儿子凌雷的肩膀。
“我出去看看。”
说完不再理会二人,直接腾身而起,驭剑而去。
凌雷与叶菊兰都是神色一怔,随即凌雷脸上便流露出焦急的神情,抬头看了一眼妻子,嘴唇动了动,却未说出话来,但眼里却流露出期盼的神情。
叶菊兰心里更是烦燥,丈夫的意思自己很明白,整个家里虽然公公凌驼明是一派掌门,但修为却要略低于自己,丈夫希望自己能去有个照应,但却说不出口。
叶菊兰虽然心中忿忿,但毕竟是一家人,心里也犹豫是否该出去看看,这时振儿和凌紫云也跑了过来,眼里都带着惊疑的神色,一个拉着凌雷,一个拉着叶菊兰,两人都问自己爹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着两人惧怕的神情,夫妻二人无奈,只好先安慰自己的孩子。
结界外面离防御阵较近的八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百拙派的防御大阵如此了得显然大大出乎意料,主导攻击的麻衣人与青衣人更是面色森然,显然两人全力攻击之下,对方防御阵却没有丝毫出现要崩溃的先兆,两人刚才把话说的太满,此时都感觉有点下不来台。
稍微靠后站立的六人却没有丝毫嘲讽的意思,显示对二人的攻击手段都知之甚清,六人都轻皱着眉头低声交谈着。
而就在这时,凌驼明从防御阵中驭剑而出,小心翼翼的向众人缓缓飞来。站在前面的麻衣老者正感面上无光,扫了凌驼明一眼,脸色颇为难看,冷声说道:
“这次我兄弟几人还真有些失算,没想到这百拙派还真是藏有高人,但派这种三流角色来见我兄弟,也太不把我们云中八子放在眼里了,看来不打狗是见不着这主人的。”
说道这里,也不等凌驼明说什么,驭动手诀,一个掌心|雷劈了过去。
凌驼明挤出一丝笑容正准备先客气上几句,但见对方一见面,却二话不说,劈面就打,心中不禁太骇,匆忙间手中出现一面玉盘,玉盘速度变大,滴溜溜转动,散发着淡淡青光,将凌驼明挡在身后。
麻衣人面色不变,继续摧动掌|心雷,狠狠的劈在玉盘上,玉盘应声碎裂,但法器的质地实在一般,并未将麻衣人的攻击完全的挡下,掌|心雷余势重重的砸在凌驼明身上。
凌驼明顿时身受重伤,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但身形却毫不迟疑暴退,对方一来修为显然要远高于自己,二来对方见面二话不说就下重手,显然对方是要置自己于死地,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商谈的意思。
麻衣人面露冷笑,并未再下重手,眼看着凌驼明退回到防御阵内。
凌驼明暴退数十丈,方停下身形,只觉的眼前一黑,身体不禁在半空中摇了摇,一张嘴又喷出一口血来,勉强驭动手诀,将防御阵的杀阵引发,便再也坚持不住,从空中直裁下来。
而站在地面上的凌雷等人自然目睹了这一切,一个个脸色大变,众人紧跑几步,凌雷跑在最前面,张开双手颤抖着去接凌驼明。而振儿叫爷爷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叶菊兰心里不觉一阵歉疚,她心里明白,要不是自己脸色难看,凌驼明可能就不会强出头了,自己意识到对方修为可能很高,只是她也没想到,对方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下重手,造成自己的公公重伤。
目光凝视着凌雷张开双臂在地上狂奔,心里又是一阵烦乱,丈夫修为太低,在这危难时刻根本撑不起这个家,反而要自己这妇道人家强出头。
想到这里,心里不禁长叹一声,不再迟疑,摧动法力,身形一晃,已越到丈夫前面,挥动衣袖,法力裹住凌驼明,缓缓将他放到地上。
凌雷这时才跑过来,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不由分说放到了凌驼明的嘴里。
凌风赶紧拦着要扑上前的振儿,叶菊兰也拦住了女儿紫云。
凌驼明脸色一阵潮红,接着又变的惨白,颤抖着坐了下来,开始运功疗伤,但只过了一会,又是一声痛苦的闷哼,凌驼明软软的瘫在地上,昏迷过去。
凌雷上前抱起父亲,双目尽赤,望了望半空中,凌驼明在临昏迷前启动了防御杀阵,此时防御阵白茫茫的,已经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样子,收回目光,凌雷将父亲抱进附近的一个屋里,凌风、紫云与振儿也跟了进来。
将父亲放到床上,凌雷叮嘱紫云在屋里守着,拉着振儿走了出来,凌风转头看了看昏迷的凌驼明,也没有什么主意,又跟了出来。
叶菊兰脸色也有些发白,望着天空举棋不定,见凌雷又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丈夫脸上。凌雷却并没有看自己的妻子,而是抬头看了看空中,低沉着说道:
“对方下手歹毒,咱们先待在防御阵里……静观其变吧。”
其余几人均默然无语。
叶菊兰此时也没了注意,虽然剩下人中以她修为为最,但凌驼明重创,外面又有强敌伺服,显然要置众人与死地,而林一非几人又不在,自己面对这种级别的高手,就如螳臂当车一般。
叶菊兰从心底里泛起一种无力感,轻轻甩了甩头,目光从天空垂下,落到振儿脸上,小小孩子眼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的恐惧。
看到这些,叶菊兰心里更是烦乱,此时真希望自己的丈夫能是家里的天,将这一切都顶起来,而丈夫的修为却连自己也不如,想到这里,心里更觉悲愤,下意识目光流转落到了丈夫凌雷身上。
而此时凌雷眉头紧皱,但脸色却出奇的平静,虽然神情里流露着焦急,但却感觉不到一丝惧怕,平静的将众人叫到面前,嘱咐那些趟子手等人,想办法将自己藏起来,一旦防御阵破,自己一家如果无幸,也许对方会不屑于再杀这些毫无法力的普通人。
按凌雷的想法,想让振儿与凌紫云也藏起来,但姐弟二人就是不肯,凌雷也只有长叹一声,没再勉强,外面敌人攻击手断越来越激烈,但凌雷仿佛没听见一般,平静的把相关遗留事宜都安排完,甚至包括如果林一非等人不及赶回,防御阵被破,自己一家人的后事都交待给了这些人。
交待完后,凌雷又跟凌风交待了一番,按凌雷的意思,如果自己一家人阵破人亡,凌风没必要硬趟混水,虽然对方有可能一个都不会放过,但能有一线生机,凌雷希望凌风不要硬向里面趟,哪怕振儿与紫云有什么危险,也不必插手,因为不动手,还有一线生机,如果硬插进来,可以说绝无活理。
凌风一句未发,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凌雷知道自己再说也没用,暗自叹了口气,转头目光落在妻子脸上,眼里流露出歉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低头进了凌驼明养伤的房间,去看自己父亲的伤势去了。
叶菊兰呆呆的看着丈夫的背景消失在屋内,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来,有意外、似乎还有一丝欣慰,虽然自己的丈夫修为很低,但也不是那种一无是处的可怜虫,处变不惊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百拙派望眼欲穿的等着林一非等人归来,而防御阵外云中八子却变幻法器,以各种手段对防御阵进行攻击,轰隆隆的巨响不时憾动着百拙派的每一个角落,众人如坐针毡,眼巴巴的盼着众人回来,却不知道林一非此时也已身受重创自身难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