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以天地为棋盘的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云逸赶到之后反而被天道金葫抢先质问了一下,这让云逸有点不爽,马上就开口反击道:“对呀,你说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两个神识印记呢?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吗?活了这么久,你什么没见过,非要不说完整,在这里吓唬两个孩子,有意思吗?”
“你知道你倒是说呀,什么冰雪女神,不就是雪族一个小丫头吗,我就不信你当年没和她打过交到,难道是你和人家有什么不可说明的事情吗?为什么不敢说出来,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就算是你身后的那个家伙来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就拼命。”
田天和韵玲儿在一边听了一头雾水,自己的师傅和一个先天至宝的器灵好像在吵架,今天云逸好像一直都很怪异,开始的时候没事非要处罚自己,现在又和一个器灵吵架。
“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什么冰雪女神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别动不动就提到我身后的那位,你确认你真的惹得起吗?别到时候被人家收拾了。”云逸撇着嘴说道。
天道金葫明显是有点心虚了,说道:“就算是我惹不起他,你现在还拿我没办法,再说了,我是你徒弟的法宝,就算是那位真的来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也别把自己说的这么干净,当年那位雪族圣女你不认识吗?我怎么记得那个时候有个人和人家没事就情情爱爱的,好像还有个海誓山盟吧,结果呢?人家为了你的一句话慷慨赴死,你倒是活的挺滋润的,你今天看到人家的影像就没有点什么说法吗?也不怕人家寒心。”
“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这两个人就没有关系,那个人早就在万年前大战的时候就已经神魂寂灭了,就不可能有什么神识印记留下来,我警告你,你要是没事拿她给我在这里胡说,就算是拼着破坏整个计划我也会先灭了你。”云逸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
天道金葫并不示弱,也是叫嚣道:“好呀,那你就来拼命呀,我才不在乎呢,你就是不敢承认,我就不信你没有感受到那个小丫头的气息,别在那里装蒜了,承认了吧。”
“我怎么就不承认了,那股气息虽然很像,不过绝对不会是她,当时我是亲眼看着她离开的,你也应该知道当时的情况,那种强度的能量就算是我自己去也不可能活下来,她是怎么保留神识印记的?倒是给我说清楚呀。”云逸显然是急了,这是他心中最大痛楚。
天道金葫反而是有点犹豫了,虽然不知道它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这显然是一个连先天至宝都要顾忌的事情,许久之后,天道金葫才说道:“大道灵体的前任,我只能说这么多。”
云逸一听也有点不可思议的楞在那里,就算想破了脑袋他也不会想到这件事居然和大道灵体联系到了一起,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位当年就已经计划好的吗?如果这是真的,那不只是说这个人的心智和修为已经超越了自己甚至是自己身后的那位太多,更是说这个人所图谋的事情恐怕已经是可以让所有人都吓死的存在了,这要多大一盘棋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天道金葫看到云逸也不说话了,就接着说道:“这件事以后你就会发现可能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样子,那位早就已经可以穿行在各个界域之间了,天衍界只是他留下的一个后手罢了,具体还有多少个这种后手就算是真正的先天至宝也不可能知道,一个个界域,一个个圣人在那位眼中也不过是棋子,他实在是太可怕了,那种高度已经不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了。”
云逸突然把田天一把拉了过来说道:“这小子就是大道灵体,对于他的事情是不是那个人安排好的?甚至是圣界为了把你完成的演化出来,是不是也是那人留下的后手?”
天道金葫突然又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才说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个人的计划没有人可以看清楚,他也似乎是一直都在隐藏这些计划,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他安排的,不过这些事情又像是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这才是让所有人觉得可怕的地方。”
“所有人?这个计划还有其他人参与?你给我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圣界突然关闭所有通道,而且突然为了演化一个先天至宝去毁灭这么多小千世界,但是却停在天衍界,以圣界的实力,这个天衍界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但是却奇迹般的留下了,这是不是太巧了,当时我就奇怪,圣界派来的那些所谓的军队不过是一些最底层的仙人,就算是一个大千世界都可以派出比这强大的多的队伍,到了最后也是草草收场,这不是圣界做事的风格,所以我当时才没有参与,而且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信息,这才是最可疑的事情。”云逸继续逼问道。
天道金葫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它也没有想到云逸居然这么容易就抓住了自己的语病,只能是无奈的说道:“这件事你最好不要问了,我没有说假话,我真的是不知道那个人的计划,整个界域也不会有人知道,只能说一切有可能是被安排的,也有可能只是巧合。”
云逸坚决的说道:“我才不信什么巧合,当时圣界的军队只有一个大罗金仙在带队,而且那个人也在最后的时刻突然撤回了圣界,天衍界是第六十个小千世界了,怎么可能如此草率?难道前面的那些小千世界都没有抵抗吗?再说你就这么确认你不是被安排的吗?”
“讨论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是我也不过是一个没有成型的先天至宝,那些真正的至宝,加上圣界圣人谁又敢说不是被安排好的呢?你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个事情纠结,在那个人眼中一个界域被牺牲掉也是无所谓的,这就是真正完整的大道灵体,你这个弟子差的太远了,他根本就不配了解这一切,也不配去执行这个计划,我可以告诉你们,像他这样的连作为一个分身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说这个小家伙是一步闲棋。”天道金葫沉声说道。
田天在一边虽然没有听懂这二位的对话,但是他的心中多少有一些不舒服,自己这么努力的修炼,目的就是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也是为了搞清楚大道灵体的秘密,现在听到天道金葫的话,自己居然连一个分身都没有资格,那自己还在努力什么呢。
自己一直都以为修为进境很快,结果真的到了这些大佬眼里却一点价值都没有,这放到谁身上都很难接受,这么让人丧失信心的信息还真是不想知道,这下自己都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甚至田天想要放弃修炼了,大乘期已经可以保证他活很久了。
“小家伙,心里不舒服了吗?那我再告诉你一个信息吧,你看看云逸的修为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让你感觉难以望其项背了?就算是他又怎么样,连做一步闲棋的资格都没有,你能被那个人选中,这已经证明了你的价值,不要灰心。”天道金葫仿佛知道田天的想法了。
云逸一时间有点沮丧,在这个界域中他的修为已经是最顶尖的那几个中的一个了,最后连知道计划的资格都没有,自己还在辛辛苦苦的追寻真像,还在每天和别人说什么大势,就算是这个大势都有可能是别人留下来的一个后手而已,自己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金葫前辈,我有个事情问您,那位大道灵体真的来过天衍界吗?这里有一个他留下的遗迹,但是我却不能在那里得到任何信息,他真的留下了想要告诉我的事情吗?”田天满眼希冀的问道,他是真的想知道当时的大道灵体到底留给他什么信息。
天道金葫思考了一下说道:“不知道,那个人早就超出了天道的限制,就算是他来过,只要是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整个界域都不可能知道,要说他留下什么信息就更不好说了,他有可能会留给自己的棋子一些信息,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不过大多是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除非你真的是他选中的人,他的计划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就是所有棋子的作用都是可以随意转换,看起来是一步闲棋,谁知道他最后的想法是什么呢,你还自己去看看吧。”
田天回头看向了云逸,希望云逸能带着他再去一次遗迹,自己的修为毕竟又增长了很多,并且也领悟了时间和空间法则,也许有机会把那个地方的秘密解开呢。
云逸确实摇了摇头说道:“别想了,你现在的修为还差的远呢,那个地方的禁制我自己探查过,虽然无法得到具体的信息,可是我可以告诉你,禁制的威能就算是一个仙人也没有能力挑战,你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信息,至少也要有天仙的修为才能接触。”
天道金葫反而是接话道:“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再带他去看看,之前那位留下的一些遗迹中就有过很让人无语的禁制,看似威能很吓人,不过却被一个分神期的修士解开的先例。”
这话说的田天眼前一亮,他真的是被这块大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平时看起来田天很是大大咧咧的,其实他自己也感觉到这个大道灵体的事情恐怕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这个体制一直都被说成是逆天的存在,那为什么天道却一直都允许这种体制存在呢,而且自己修炼的时候还能得到天道赐予的很多好处,这就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云逸还是坚定的摇着头说道:“我不会现在让他去的,我对那个地方很不放心,我也不希望我的弟子是一个什么狗屁的闲棋,既然那个人愿意让其他人做他的棋子,那就应该做好这些棋子会打破他计划的准备,我的弟子由我教导,早晚都会跳出这个棋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