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房间里上演的捉奸戏码很快惊动到了酒店,经理马上派了人前去阻止。
彼时,几个男人从酒店走廊一端走来,江席澈和林裔走在前面,笔直的长腿迈着一致的步伐,黑亮皮鞋踩着大理石地板上,气质颇显矜贵。
迎面而来是几个黑衣服的保安,样子急匆匆的,他们见到来人,忽然一致停下来,毕恭毕敬喊道:“江总,林总。”
凯越酒店是江氏旗下的,江席澈正好到这边巡查,见了这阵势,他停下来,俯视他们,“怎么?”
有保安指了隔壁的一间房,解释道:“这间房里发生了点事故,有几个人在打架,我们赶去处理。”
江席澈扫了那间房一眼,见保安没动静,沉声开口:“那还不去?”
几个保安马上悻悻往那去了。
江席澈重新迈开步伐,正好那间房被保安打开,一道吃痛又暴躁的女性声音随之飘出来,又令他停下了脚。
林裔似乎也留意到了,轻轻皱了下眉头,“怎么好像是表嫂的声音?”
江席澈转身,往那间房去。
房里扭打在一起的几个人已经被保安拉开,江席澈进来时,看见伊颜被一位保安搀扶着,她的额头破了一角,淌了点血,嘴里“嘶嘶”叫着。
江席澈瞳孔一缩,两步上前将人拉到怀里,冷冷扫向方舒淑,“怎么回事?”
头发已经乱糟糟的方舒淑吸着鼻子,指着许凡和小三控诉:“这个渣男绿我!这个臭小三还把你老婆的头给撞破了!”
怀里的人捂着额头嗷嗷叫着,江席澈分别冷厉地看了许凡和小三几眼,将人横抱起来,转身出去,叮嘱林裔:“把事情处理好。”
伊颜被他抱着离开,刚才被小三按着撞床头柜那一下确实疼的厉害,她也无暇顾及跟他的距离,只自言自语地愤声说:“啊,痛死我了,还流血了,要是留疤,我非得找那臭小三算账!”
江席澈带她进了电梯,低头盯着她,锁起眉头,语气甚是不悦:“伊颜,你是女流氓吗?”
总喜欢跟人动手,却总是打不过。
被责怪的伊颜不满,打了一下他的肩膀,抱怨道:“你干嘛?是我和我闺蜜被欺负了,我都受伤了,你还来怪我?”
江席澈低叹,安抚她:“别气了,带你去医院。”
到了医院,江席澈让人给伊颜拍了片,好在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医生建议留院观察几天。
伊颜又被迫躺在了医院里,江席澈陪了她一会就回公司了。
晚一些的时候,伊颜不放心方舒淑,便又给她去了个电话,果不其然,方舒淑从家里出去了,一个人跑去了酒吧。
她这下更加不放心,琢磨着要去陪着她才醒,万一她喝醉做傻事就不好了。
于是伊颜偷偷溜出医院了,火速打车到了酒吧陪失恋的闺蜜。
包房里只有方舒淑一个人,她已经喝了不少酒,见了伊颜,嚎啕大哭起来。
虽然她现在厌恶极了许凡,但两人终归在一起有一年多了,她对他是有感情也是真心的,没想到却换来了背叛。
看着闺蜜这样哭,伊颜心疼不已,一个劲地安慰她,说以后见到许凡打许凡一次,她陪她喝酒,却也不敢喝太多,毕竟晚点肯定要把她送回家。
两姐妹在酒吧喝酒谈心时,江氏大厦顶楼还灯光透亮。
总裁办里,王特助正在向江席澈汇报许凡和小三的信息——“许凡是许氏时尚传媒的继承人,太太公司的服装品牌一直由他们帮忙宣传,程琳是程氏的千金。”
江席澈一边听着,一边在合同上签字,寂静半晌,他冷静地说:“我需要一份公司近几年与程氏合作项目的损益分析报告。”
“好的。”王特助准备离开,转身时蓦然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江总,刚刚医院打电话过来,说太太不见了,我查到她去了极乐会所。”
男人手中的动作顿了下,语气略显无奈:“知道了。”
“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取自《伤过的心》歌词)
包房里,玻璃桌面上七零八乱放着几个酒瓶,方舒淑彻底醉了,耍起酒疯来,正在唱歌。
伊颜觉得该带她回去休息了,拉着她,柔声哄骗道:“淑宝贝,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方舒淑压根没听她的,忘我歌唱,眼角还泛着泪花。
伊颜见状深深叹气,觉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生气之时,手机有人打电话过来,来电人是“江狗”。
她瞬间有几分心虚,犹豫几秒才听了,“喂。”
“出来。”对方难得命令的语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