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枝(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梨枝和陆犹一起埋葬了它。
警察局内,梨枝怔怔地坐在老警察的对面,旁边,陆犹静静陪着她。
“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吗?”老警察问,年轻的女警察在做笔录。
“不是,以前就有过。”
感受到身侧投来的目光,梨枝低下了头,几个月前她就收到过这样的“礼物”,她第一时间就报警了,结果消息不知怎么的传了出去,上了新闻,底下评论都在骂她活该,还有窥探她**的言论。之后,她有事都不敢再报警。
这次,是陆犹坚持带她来的。而且,她也明白了自己越退却,背后那个人就越猖狂。
她必须得报警,否则将来躺在那个盒子里的就会是她的瘦瘦,或者更多她在乎的东西。
做完笔录,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梨枝垂着头,鲜少这么安静的不说话。
陆犹紧抿着唇,脸色也不好,尤其看到这样的梨枝,他不知道原来她发生过这么多事,可她从来都是笑嘻嘻的,让人以为她没心没肺,又那么可恶。
“别难过了。”
头顶上方传来了陆犹略微僵硬的声音,梨枝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不解地看向他,谁知下一秒双肩就被人抓住,猝不及防地投入了一个带着冷冽气息的怀抱,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就一秒种,他又放开了她,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梨枝愣在原地,视线顺着陆犹移动,不敢相信,他竟然主动抱了她?
梨枝:
梨枝给落落发了一条微信。
落落:
梨枝:
看来落落还不知道这件事,梨枝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她本来就不打算告诉她们,省的她们替自己担心。
后来几天,梨枝都在配合警方办案,他们查到了一小段作案嫌疑人的监控记录,但他带着口罩帽子,还是个反侦察高手,根本无迹可寻。梨枝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第一次就是这样,不了了之。
这个人到底是谁,是黑粉,是对家,还是仇人?
一切毫无头绪……
节目组得知消息,立即给梨枝和陆犹换了住处,某一处安全系数更高的别墅区,地理环境也比以前更好。梨枝放弃了网购,偶尔和落落出去逛街血拼。
日子渐渐恢复了平静。
-
家里有人过生日,是夜,陆犹驱车回到了本家。
陆长风见到自己儿子回来,开心的不得了,连骂了好几句臭小子。
陆家几代经商,到陆长风这一代,名下鼎峰集团涉及商业文化地产金融,在各行各业皆有声望。十年前,陆长风迎娶内地著名歌后宋樱为妻,是家喻户晓的美谈。
宋樱嫁给陆长风之后处于半隐退状态,偶尔会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出现,大多时间都在做公益。
今天是她的生日。
陆犹和她关系一直不冷不淡,宋樱尽职做好后母的职责,对他从不多加干涉。陆长风起先发现陆犹在外面做模特兼职的时候,并不同意,是宋樱从中调和说动了陆长风。
晚餐,三个人围着一张大长方桌,菜肴丰盛,陆长风坐在首座,陆犹和宋樱面对面坐着,中间摆放着一个心形蛋糕,歪歪扭扭写着“祝老婆大人生日快乐”,足以见得陆长风对宋樱的宠爱。
“最近工作怎么样?”陆长风开口,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陆犹没张口,从喉咙低应了一声。
“听说你在筹备工作室,有什么需要尽管讲,告诉陆垚也成,我们家一定全力支持你。”陆长风接着说道,还偷偷瞥了一眼宋樱,得到老婆大人赞许的目光,得意地翘起了唇角。
“哦。”
“……”陆长风嘴角的弧度一下僵住,这兔崽子对他老子都这么高冷,反了天去了。
桌下,有人踩了陆长风一脚。
“小犹,多吃点啊,出去一趟又瘦了。”宋樱的声音温柔如春风,慢条斯理,带着江南水乡女子的柔美。
陆犹没什么反应,他人就是这样,宋樱是知道的。
“阿姨可以问你一些有关梨枝的事情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