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枝(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梨枝没搭陆犹的车走,她要去趟戏剧院,不好意思再麻烦陆犹送她了。
当然,人家还不一定会再送她。
舞台剧这个通告,是纪光年帮她接的。三种表演模式,舞台剧,电影,电视剧,其中舞台剧的是最考验演技的。
周玫如果知道她接了这样的通告,肯定不会答应,因为钱少,没曝光。
她是瞒着公司去做这样一件事,目的是想沉淀一下自己,顺便向质疑她的人证明,她不是花瓶。
天黑了,梨枝才回小屋,客厅亮着灯,想着瘦瘦和陆犹都在里面,梨枝隐隐约约有了回家的感觉。
只是,她推开门,却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周玫。
周玫坐在沙发上,陆犹也在,坐在她的对面,瘦瘦最怕周玫了,躲在自己的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看见她回来了都不敢出来迎接,只小声哼唧了两声。
周玫自然也听见了动静,对陆犹莞尔一笑,起身迎向梨枝。
“你来干什么?”梨枝一脸戒备地看着她,以及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陆犹。
但愿,她没有和陆犹乱说什么。
周玫笑容一顿,理了一下头发,“我来看看你,有什么不对吗?”
“哦,看完了,走吧。”
梨枝明显一副赶人走的姿态,语气透着冷漠,她和陆犹学的。
周玫了解她,懒得和她计较,自顾说道:“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周玫回头看向陆犹,“我有些私事要和梨枝说,你可以回避一下吗?”
陆犹默默看了一眼梨枝便离开了。
客厅里的摄像头巨多,周玫又不可能和梨枝陆犹一样随意关掉,于是她将梨枝带进了别墅楼梯下的储物间,这里面没有摄像头,她事先了解过。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门一合上,周玫卸下伪装,板着一张脸,跟别人欠她一样。
“没看见。”梨枝敷衍道,找了个箱子,吊儿郎当地坐上去。
“没看见还是不想接?把我的微信电话通通拉黑,你想做什么啊你?”
“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梨枝拖长声调说道。
“你!”周玫顿时怒火中烧,梨枝总是能精准的踩中她的燃点,将她逼得想要杀人放火。
“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还以为你是顶流女星?我告诉你,这几个月来,根本没有像样的通告找过你,你如果还是这么桀骜不驯,就等着糊到地底吧。”
梨枝讥笑了一声,“那你告诉我怎么办?陪有钱的老板去睡觉?”
“梨枝!”周玫厉声打断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初不是你捅下这么多篓子,我们会有今天吗?”
都怪她?梨枝撩了一下挡住视线的碎发,唇瓣勾起讽刺的弧度,“网友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东西,关我什么事。”
梨枝浑不在意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周玫,顾不得场合,大声吼了出来:“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你的任性得罪了多少人,如果你当初听我的话,至于处处被针对吗?为你,我付出了七年的精力,现在全部付之东流,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带你!真是浪费时间!”
将七年的并肩作战比作浪费时间,这对当事人之一的梨枝来说无非是最伤人的话,漫不经心的表情荡然无存,她的脸色变得很差。
“别他妈说的自己好像很伟大,你有真正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只关心我能不能给你带来名和利。凭什么我要去陪那些又胖又丑的男人,凭什么明明是别人陷害我还要我给他们道歉,凭什么我他妈胃穿孔了还要去参加三四档节目,我是个艺人,我更是人,活生生的人,我做我自己有什么错?”
此时此刻,周玫看着梨枝,就像是看着一头怪物,在这个圈子里,有多少女人为了往上爬,绞尽脑汁不惜牺牲色相,什么手段都用上。只有梨枝不屑一顾,所以长得这么漂亮,混了那么七年才红。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进这个圈子!”周玫红着眼指着梨枝骂道,“你就是个怪物!”
梨枝本欲起身离开,闻声觉得特别可笑,她看向周玫,一脸怜悯——
“你们才是怪物,谢谢。”
周玫心底狠狠一痛,一把将货架上的杂物都扫到了地上,发生一声巨响,梨枝不再看她,绝然地往外走。周玫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一种她要飞出去再也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你最好和陆犹保持距离,既然利用完了,就不必再浪费精力,当心越陷越深。”
周玫高高在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利用?越陷越深?
梨枝无语地翻了白眼,她可从来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