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枝(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许诺,二十年前红极亚洲的不死鸟乐队主唱,鬼才创作型歌手,曾是无数少女的青春。
奈何天妒英才,许诺英年早逝,不死鸟解散,成为了那个时代的遗憾,但是属于他们的经典歌曲却依然流行至今。
陆犹喜欢不死鸟不仅是喜欢他们的歌,更是因为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许诺和他母亲是同一天去世的。
梨枝是许诺的女儿,亦是那天的小女孩。
陆犹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摄影机,走过去关掉之后,扶起烂醉的梨枝,将她抱在了沙发上。
客厅只剩下一盏落地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色温渐高。
梨枝眯着眼睛,整个人也有些昏昏欲睡。
“你说过话还算不算数?”陆犹用手拍了拍她的脸。
“什么话啊?”梨枝挤开一只眼睛看他。
不愧是她,自己说的话转头就忘。
陆犹面有阴霾,有些微恼,原来那些话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陆犹用舌尖顶了顶腮帮,换了个话头,“你昨天说你什么都听我的。”
“我有这么说过吗?”
“你有。”
“好吧,你想干什么?”
“以后,不许喝酒。”
梨枝伸了个懒腰,敷衍地应了一声。
“不许赤脚走路。”
“嗯。”
“还有,不许涂指甲油。”
“……”
没了回应,陆犹抬眸看了一下梨枝,只见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竟然睡着了。
睡得比猪还快,陆犹唇角下压,起身离开。
很快,陆犹去而复返,又出现在了客厅,手里俨然多了一张毛毯。
陆犹将毛毯张开盖在了梨枝的身上。
做好这一切,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他刚转身,腿突然一滞,低头,是梨枝醒了,攥着他的裤腿。
“别走,再陪我喝一点。”梨枝咕哝道,陆犹刚要张口,梨枝头一歪又睡着了,像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陆犹的额角滑下两条黑线,有点无语,奈何动了动腿,这人的手却是不松,紧紧攥着。
“你别装死,松手。”陆犹没好气地说道。
梨枝除了呼吸均匀,没有任何反应。
像是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陆犹又不好发难,舔了舔后槽牙,坐在了沙发边上,看她什么时候松手。
梨枝的睡颜比平时乖,五官精致,脸蛋酡红,配上今天穿的裙子,半边灯光映在脸上,像是中世纪油画里的少女。
陆犹的侧脸被灯光烘托的柔和不少,周围的温度似乎升高了一阶,时间滴答流逝,喉结上下滚动,生出一股燥热。
浅棕瞳色转深,漂浮着捉摸不透的情绪,他看着梨枝,手背上的青筋隐隐凸起,像是在极力克制什么。
安静的氛围下能听清一丝一毫呼吸,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加重,不由自主地抬手伸向了梨枝的脸。梨枝皮肤瓷白,眼尾的黑痣像是画上去一样,陆犹捧着她的脸,拇指轻轻磨搓这颗泪痣。
他一定是着了梦魇,这是唯一的解释。
眼尾的肤色愈发娇艳,泪痣像要滴出来,梨枝似有的感应地嘤呢了一声。
陆犹回过神赶紧放下了手,却看见瘦瘦不知何时走到了沙发底下,正张着大眼睛看他。
轰的一下,耳根像是烧了火,腾腾冒热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