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掴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梅侧妃望着安阳县主小腹处,然而隔着被子,她什么也瞧不见。
梅侧妃一直握着安阳县主的手,县主梅侧妃的注意力转移了,安阳县主一用力,就把梅侧妃的手甩开了。
梅侧妃脸色一僵,脸上好不容易才有的喜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冰冷,“你别不识抬举!”
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一个字——
“滚!”
和梅侧妃多说一个字,安阳县主都觉得恶心。
她为何会嫁给齐墨铭,安阳县主心底多少能猜到点,过去的十五年,她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宫里长大的,太皇太后的寿宁宫风平浪静少争斗,可后宫尔虞我诈,她可没少听。
她不信就有那么巧合,在街上被齐墨铭救了,去上香又碰到刺客,刺客不要她的命,却给她下催情散,又那么的凑巧被齐墨铭所救!
她不敢多想,不敢深究,她已经是齐墨铭的人了,除非她一心寻死或者铁了心这辈子常伴青灯古佛了,她可以和齐墨铭撕破脸皮,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她不想死,正巧她也不想抢了她心上人的姜绾好活,所以她揣着明白揣着恨意上了花轿。
齐墨铭对她有所图,想通过她和宿国公府争夺世子之位,所以对她言听计从,惹的她动了几分真心,就在她不后悔嫁了的时候,宿国公府出事了。
就在她得知宿国公府被查抄的那个早上,齐墨铭给了她一巴掌。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掴掌过她。
那一巴掌着实把她打清醒了。
更把她压下去的恨意连本带利的都给打了出来!
齐墨铭失意买醉,在鸿宴楼前打死了北宁侯世子,被押进了刑部死牢,梅侧妃知道齐墨铭出府前,她和他吵闹过,便把过错都算在她头上,怒气冲冲的来把她从头到尾的骂了一顿。
她正悲痛宿国公府的事,浑身无力,仅仅只还了一句嘴,就被梅侧妃连掴了两巴掌。
那巴掌力气大的她后槽牙都打松动了。
丫鬟扶不住她,她摔在了地上,丫鬟给她坐了肉垫,她质问梅侧妃,“你们母子耍心机娶我的时候,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梅侧妃猜是齐墨铭说了实话,毕竟安阳县主现在已经不足为惧了,没了太皇太后做靠山,仅一个宿国公府,梅侧妃还没放在眼里。
梅侧妃冷笑一声,“是我瞎了眼,我原以为你能给我儿子带来福气,没想到处心积虑娶回来的是个丧门星!”
那一刻,安阳县主的心就死了。
这些日子过的浑浑噩噩,要不是丫鬟见缝插针的给她喂吃的,她都能活活饿死,更别提保住腹中胎儿了。
之前掴掌她,现在就因为她怀了身孕,就对她嘘寒问暖了?
拿她安阳县主当什么了?!
她厌恶肚子里的孩子!
安阳县主要大夫给她一碗堕胎药,梅侧妃当时脸就绿了,“你敢!”
安阳县主眼睛一斜,看着梅侧妃那狰狞的面孔,安阳县主就想到梅侧妃给她的那两巴掌。
她一向有仇必报,尤其现在她一心求死,她不想带着遗憾下地狱。
这不,安阳县主身子一侧,手一抬,朝着梅侧妃的脸就扇了过去。
安阳县主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这一巴掌效果也不错。
声音响亮,直接把屋子里的人包括大夫都打懵了。
见过婆媳矛盾明里暗里的掐的,但做儿媳妇的和婆母动手,还是头一回见……如此不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大夫想到自己为何而来,默默的把自己的心理掐了,安阳县主都不想活了,还怕天打雷劈吗?
巴掌打的用力,安阳县主手都震麻了,不过心情那是前所未有的痛快,尤其梅侧妃高举的手,迟迟不敢还击。
要只是安阳县主,梅侧妃把她打死都不带皱眉的,可安阳县主腹中有她的七寸,她敢还手吗?
梅侧妃咬紧牙关,眼睛死死的盯着安阳县主,“你要敢伤你腹中胎儿,你就是死了,我也必将你挫骨扬灰!还有你一双亲生爹娘,我要你们死后都休想安宁!”
丢下这一句,梅侧妃握紧拳头出去了。
梅侧妃挨了安阳县主一巴掌的事,即便下了封口令,也还是传开了。
传到姜绾耳中的时候,姜绾没多大反应,金儿惊呼不已,“安阳县主肯定是疯了,以后姑娘一定要离她远一点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