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子何所似,不过圣人奴(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话音刚落,广成子自帐外飞身进来!
乍一见到申公豹这等自暴自弃的邋遢样子,便是往日里与他最为要好的广成子都是眉头紧锁。
“你这是成何体统!”
“在军中妄言师尊有错,难道你就没有任何错误么?”
“速速离开此地!”
申公豹满腔憋闷,却是苦笑连连,
昔日对自己照看有佳的大师兄,如今却也是同其他人一般厌弃自己。
“错了,申公豹错了。”
“自然一切都是弟子的错,师尊何错之有啊!”
“哈哈哈,阐教金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疯疯癫癫,踉踉跄跄,众人便是看这申公豹这般走出帐外,一时之间帐中亦是无语沉寂,所有人都没有出言提及申公豹的遭遇。
申公豹离开西岐大营,并没有向西回去西岐城,只是漫无目的的在山林之中游荡,时而化作人形,时而恢复真身。
倒好似是真的疯了。
通天教主藏身自虚空之中观察着申公豹,心中一时有些惋惜。
“究竟是天性,还是人性?”
“若申公豹不是天命灾星,是不是便不会落到这幅田地?”
自从顿悟了通天大道之后,天道之下的事情,便看的更加透彻了,所谓道并不是你一人之愿。
申公豹之属天命之人,命不由己么?
非也。
时局之下,你可以选择随波逐流,亦是可以奋起直上,并不是时局造就了申公豹的苦难,而是他的选择造就了自己的苦难。
换一个人,这等天命亦是会有心智不坚的人走上这条路。
若是通天没有得到后世记忆,那么一切就会按照先前的轨迹发展,申公豹天命灾星,追名逐利之际更是让整个截教都为他的错误陪葬,成全了诸天仙佛。
出现在人族的战场附近,倒不是通天专门来看申公豹的。
只是根据后世记忆,此地有一位至关重要之人,原本便是隶属他截教的却被西方二圣强行度化到了西方教去。
通天掐指一算,时机尚早,便干脆身入汜水关与镇守此地的截教门徒讲道。
见到掌教圣人老爷出现,截教十天君俱是又惊又喜,自然是心悦诚服的拜在通天座下听经论道。
汜水关高挂免战牌,一时之间西岐那边到也算是默契,也是一连几日不曾有任何动作。
西岐大营之中,接引和准提不知道何时已然降临此地。
“金鸡岭有一桩机缘,需要天子派兵相助我西方教。”
“那汜水关亦是高挂免战牌,倒是正好也不耽误战事了。”
“况且这汜水关久攻不下,这么拖着也不是事,依本座看还是借道金鸡岭,直接将此地绕过去好了。”
接引一脸笑意,看起来倒是和颜悦色。
但是这一切落在姬发眼里那就是不要脸,无耻至极!
原本说好的帮助西岐举兵伐纣,如今看来一个个的完全就是把西岐大军看做是自己门下的杂役了。
西方教和阐教门徒在军中嚣张跋扈,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族士兵。
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下去了!
伯邑考亦是一阵为难,另一边阐教的代表姜子牙更是丝毫没有发言权,如今在场的师兄不少,可压根就没有人敢于和圣人争辩。
终究还是西岐这边压力的太大,伯邑考即便再是个软柿子也没办法无动于衷了。
“圣人,此番东征伐纣,我西岐已经是劳民伤财了。”
“为了维持这般庞大的军费开销,西岐百姓的赋税已经一提再提了,若是不能尽快取胜,莫说那一百零八路诸侯不肯发兵,便是我西岐百姓也扛不住了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