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结鳞剑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五人从比斗场出来在甲板上边走边聊。
“喂,楚星,你那什么法术啊,能不能教教我啊。”上官秋紫摇着楚星手臂恳求道。
“是啊是啊,楚大哥,你的法术好厉害啊,我也要学。”上官国祯也拍马道。
上官爰若有所思,能施放法术的妖人多是修为强大的妖人,至少得是妖帅级别,也就相当于人类的武师。一般妖人修到妖帅级别,会有一定的血脉觉醒,习得源自血脉的一种法术。因为精神力强大的缘故,妖人学习法术有天赋,血脉觉醒后一般都会学习几门法术。妖人的修为等级分为:妖兵、妖灵、妖帅、妖皇、妖王、妖帝……
法术和符文术很像,但有区别:法术随施随用,不能存留;但符文术可以存留在别的介质上,各种武器、护具、飞行器、船舶、衣物、建筑等等。
楚星的修为气质显示他并不是妖人。上官爰推测,楚星精神力比较特殊。
鹿蓁蓁知道一些,楚星曾跟她说过,他施放的是符文术,她知道楚星精神力过人,从他给自己的丹药以及楚星自己炼丹她就知道。
“行啊,等你们修为突破到武师,我就教你们。”楚星也不藏掖,因为他们是朋友,对朋友他会坦诚相待。
“切,难道你已经是武师了?”上官秋紫鄙视道。
“吃也吃了,打也打了,逛也逛了,我该回去修炼了。”楚星岔开话题,伸个懒腰说道。
“喂,楚星,十天后大船要在丰苏城停靠,要不要一起去逛逛?”上官秋紫看楚星不搭理她,继续说道:“丰苏城是金水江四大城之一,其他三城分别是融风城、广浩城、雅陵城。它是四城中最富饶的城,因为帝国另一条大河夜白河也从丰苏城经过,夜白河起源于西部墨英山脉,经过青岩城,往东南到丰苏城再拐弯向西南经巴法洛城进入月熏帝国。夜白河盛产灵石矿,丰苏城就是一个大产地,而与此同时,丰苏城也是武金矿的大产地。”
“那我们去干什么?”楚星只想提升修为,修炼武技,修炼高级功法,以增加机会夺得那第一名。丰苏城再富饶,也不关他的事啊。
上官秋紫撇撇嘴,继续说道:“大船要停靠五六天呢。我带你去挖矿。”
“挖矿也算什么好事吗?”楚星翻白眼问道。
“秋姐姐带我去吧,我去我去。”上官国祯蹦啊跳的,显然很感兴趣。
“那可不是你想得那种挖矿,这个可是武者梦寐以求的挖矿。”上官爰笑眯眯说道。
“行,我去!”楚星想到了,上官秋紫八成是要带他去挖灵石矿或者武金矿,只有挖这两种矿才算是美差啊。灵石矿河武金矿矿洞灵气浓郁异常,去那挖矿等于是修炼。
“哼,算你聪明。”上官秋紫这才笑嘻嘻说道,“到时我叫你。鹿姐姐也一起去啊。”
鹿蓁蓁微笑点头,她也有兴趣。
楚星和鹿蓁蓁告别上官秋紫三姐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们也要闭关。
楚星回屋关好门窗,盘膝坐好,收敛心神。他先细细地回忆了一下上官秋紫施放的武技“飞鹘擒兔”和“振魂掌”,然后照样子比划起来,比划了一个多时辰,架子是有模有样了,但是似乎并没有这两招武技的精髓,也就是并没有上官秋紫施展出的那种威力。嗯,看来武技并不是那么容易偷学的。楚星心想。
因为楚星什么武技都没学过,所以才会想着偷师。但练过武技的人不会这么做。实际上大多数武技都无法偷师。因为武技的施展,别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部分,内里武力的运行机制,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而武力在经络的运行才是武技的根本,不同武技武力的运行根本不同,高级武技的运行更是异常复杂。如何仅靠外在招数偷学?
费了点时间,楚星也想到了武技并不只是表面上看去的样子,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他拿出在金水胜苑得到的月华,房间瞬间变得清爽宜人。月华剑剑身剑柄浑然一体,散发幽幽绿光,用一整块月精魄炼成,剑身剑柄内隐隐有符文闪现,绝对是稀世珍宝。手握剑柄,精神力似乎就连接上了月华,月华似乎就是自身的一部分。楚星将神识附着其上,想要探究一下月华剑中到底是什么符文。“嗡~”一股强大的信息突然流入楚星脑中,楚星双目紧闭,脸现痛苦的表情。
“结鳞剑技!”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楚星才睁开眼睛。这剑中竟然藏有一本武技。真是无心之得!楚星没有浪费时间,又闭上眼睛,沉浸入结鳞剑技,细细推演起来。
三天后,楚星再次醒来,拿起月华便舞起剑来。结鳞剑技共有五技杀招,除此外还介绍了一套御使月华的剑法。楚星舞了一通,又坐下闭目推演起来,然后又起来舞剑,舞一段又坐下来闭目推演……
就这样,十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楚星已经把这套御使月华的剑法舞得相当熟练。上官秋紫很准时地传来讯息,楚星便和鹿蓁蓁一起下楼与上官三姐弟汇合。鱼羊和鹿青卓闭关没有动静,楚星也便没去叫他们。
丰苏城似乎没有城墙,大船直接驶到丰苏码头。从大船上看下去,江面上大小船舶来来往往,码头上人声鼎沸,一片嘈杂。金江两岸高楼高塔鳞次栉比,江上有好几座巨桥连接两岸。金江东岸是平原,高楼集中靠近江边,向东去楼房逐渐减少,极目远眺处便是稻田湖泊以及各个村落。金江西岸则是逐渐抬高的丘陵,房屋依山而建,可以看到不少优美的庄园。在一个全城最高的山顶处建有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顶部可见一面皇室旗帜。城堡再往西,可以见到一条银色匹练从西北奔来,在城堡所在山丘处逐渐改变方向向西南流去。不用说那便是夜白河,夜白河西岸也是高楼密布,再往西看就有些迷蒙了,距离已经非常远了。再往北看,在北边城中有一堵高大的城墙,似将南边围在外面。巨大的城门则是洞开着,可以透过城门看到里边皆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人流车流也是川流不息地穿越城门。“那是丰苏古城,现在已经变成城中城了。”顺着楚星的目光,上官秋紫解释道。
“那山上的城堡是城主府吗?”鹿蓁蓁问道。
上官爰刚想说,那上官国祯已经开口:“那是我们皇室行宫,我来过一次。城主府在古城中。不过勤丰叔叔也经常住在行宫里。”
“城主叫上官勤丰,是我们的三叔。上官勤德是我们大伯。”上官爰跟楚星和鹿蓁蓁解释道。帝国的重镇当然得由皇室自己人坐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