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武修院之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人来到阔气的大堂,此时大堂已经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气息深长修为不俗,看起来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来宰客楼的还真不是一般人。
鱼羊和楚星泰然自若地在侍女的引领下朝柜台走去,各种神识各种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停留。但是,楚星却在其中感到了一道带有一丝敌意的目光,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他强大的神识已经捕捉到了那道目光的来源,在大堂某一桌上,一个拿着扇子的少年,是杜羽。这会杜羽正在和同桌另外三人在交谈,他左手边是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面貌跟他有些像,右手边是一个女子背对着楚星,他对面是上次在武修院门口张榜处见到的那个娇俏的小姑娘,几个人说说笑笑不知在谈论什么,期间几个人都隐晦的朝楚星这边看了看。这些都没逃过楚星的感知。
两个三品武者、一个六品武者和一个七品武者,自己和鱼羊两个对付不了,楚星盘算着,不过,他一点也不慌。
这时大堂某一处包厢走出一群人,各种目光和神识又扫了一遍,为首的是一内着白色长衫外套黑色大氅的俊朗年轻男子,身边跟着一年轻的小姑娘,其余几个男子像是护卫跟杂剧周围。楚星看到这姑娘心跳加快了好几拍,这不就是马车上那姑娘吗?她换了身打扮,上身穿云雁细锦衣,下着烟云蝴蝶裙,脚穿黑色短筒皮靴,肩披紫色织锦云纹披风,头戴金色花冠。楚星每一丝细节都没放过。大堂里大多年轻男子都盯着那女子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不过不知道有几个是君子。
男子和姑娘直接走了,那姑娘似乎略带惊讶地往楚星这边瞥了一眼。害得楚星心跳又漏了几拍。
“我想知道这姑娘是谁。”楚星把刚拿到手的令牌往柜台上一放,郑重地说道。
鱼羊吃惊地看着楚星说:“这是武修院融风榜榜首武修院之花鹿蓁蓁,男的是他哥哥帝国武修院炎火榜第一鹿青卓。”说着把令牌塞回楚星手里,“这个情报不用钱。”
“额……”楚星抓了抓脸,“那我们走吧。”
这时,杜羽那一桌已经叫侍者过去了。楚星快步朝大门走去,鱼羊赶紧跟上心说这小子比我还急啊,他以为楚星要去追鹿蓁蓁,他没看到杜羽。到了门口,楚星飞快地在空中画起符文,两道武力凝成的符文很快形成,楚星双手一挥,将两道符文打入鱼羊双脚。
“兄弟,你、你、你干什么”鱼羊吃惊地看着楚星,他觉得楚星应该是在画符文,但是这不合常理啊,楚星才是个小武者而已,怎么画得出符文呢,那不是至少得武师才能学习符文术吗?走神瞬间,楚星已经又画好两道符文打入自己双脚。
“这是疾风符,大概能撑半个时辰,呆会就用上了。”楚星已经带着鱼羊走过过道,来到小门外。杜羽四人已经从大门出来追到他们后边。
“不要以为来这吃个饭就不是垃圾了,以前是垃圾现在也是垃圾,上次让你跑了,这次就两次一起算,让你长长记性。”杜羽边说边和其他人移动脚步想将两人围住。
“走!”楚星大喝一声,“嗖嗖——”两人不等包围圈形成已经从缺口处窜出,风一样跑了。
“追!”杜羽大叫,四人拔腿就追,但是杜羽和那三品武者根本跟不住,那七品武者和六品武者开始还能咬住,但坚持不到一刻钟便也跟不住了,只能目送两个身影越跑越远,一会便失去了踪影。
“这两家伙修炼的是什么身法武技,竟然跑这么快,我们这些身法武技都追不上!”杜羽四人很无奈。“你不是说那废物不是武者吗?他明明是二品武者。”那七品武者问杜羽。杜羽也很不解:“上个月他还不是呢,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兄弟,你真行啊!还有这样一手,这是我这辈子跑得最快一次了,好爽啊,七品武者都追不上我,哈哈哈哈!”鱼胖子边跑边兴奋地大笑。
“哈哈!”楚星也很高兴,上古符文术还真有用啊。只是学会了武力画符文就让高自己好几品的武者吃灰,再高深些岂不是,呵呵呵呵呵,想着想着楚星不禁乐开花。不过楚星目前也画不了太多太复杂的符文,因为武力储备有限。武力符文优点是可以很快以武力画出附在人身体上发挥作用,缺点是有一定时效性,不能附在死物上;再高级点,可以将符文用武力和符文材料画在特制符文纸上,这个作用时间更长,视所用材料而定;最高级的符文术是用武力和符文材料在任何材料上铭刻符文,这种符文一般是永久性的,使用时用武力或者含天地灵气的东西催动,但是,基本不能铭刻在人体上。严格地说,符文术是分流派的,每个流派画法会有区别,并且每个符文师领悟的不一样,功力不一样,水平也不一样。
两人一气跑回融风武修院。楚星不厌其烦地问关于鹿蓁蓁的事,比如哪里人、家在哪里、有什么兴趣爱好、周围有什么朋友等等,事无巨细。而鱼羊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知道。”不仅是鱼羊不知道,据鱼羊所知,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她不是炎火帝国的人。
“那宰客楼的人知不知道呢?”
“不知道。”
“不知道你刚才不让我问!”
“我说他们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知道?”
“我就是知道。”
“行,下回去问问。”
……
沉默了一会,楚星又问道:“那七品武者是谁?”
“杜羽的二哥杜宁。杜羽的大哥在帝国武修院是八品武士。六品女武者叫敖丽,三品女武者叫敖雪,她俩是姐妹。听说他们两家是世交。”显然,鱼羊这段时间已经把杜羽的有关情况打听了一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