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这个睡觉有些费钱(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顾曦贞见到那东西时,微微一愣,尚未明白过来,就看到厉长煜抬起脚,一脚将那东西给踩得粉碎。
那东西死后,黑色的液体竟然也离奇般的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这是——”
“噬心蛊。”厉长煜说,“能够唤醒你灵魂深处最不想被唤醒的东西。”
顾曦贞身子一僵,难道说她将陆九柠误认为止砚,就是因为这个?
“是谁给我下的蛊?”
“不管是谁。虫死忆散,过去的就是过去,不该再出现。”厉长煜收起耍她时的玩味,弯腰将人拢在怀中抱起,朝大床走去,“而你,只是顾曦贞。”
顾曦贞一震,抬头望他,想从他眼中看清一些什么,却被他的大手覆盖住了眼睛。
“你累了,睡一觉,我会陪着你。”
如此温顺的声音,轻缓柔和,让才醒未多久的顾曦贞陡然染上了一层无法拒绝的倦意,她侧过身,在厉长煜的怀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便陷入了沉睡。
厉长煜抱着她,眼睛始终盯着她刚吐出噬心蛊的地方,黝黑的瞳仁里,像是粹进了冰渣子,让整个院落的树木都冻上了一层寒霜。
若是细瞧,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寒霜的冰柱中,有好些是有虫子的。
那些虫子被冰冻住后,就自动化成了粉末,随着阳光融化冰柱,也一并消失了踪影。
顾曦贞不知道是谁对自己下了噬心蛊,但她晓得身边除了明着想要害她的顾夕瑶等人之外,尚有一股不明来历的势力,在背地里要对自己下手。
看来她是需要准备一些属于自己的势力了。
如此想着,她渐渐地陷入了更深的沉睡,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已经黑了,她觉得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也不知过了几日,又是何时了。
她正想起身的时候,却发现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她一动,那只手就朝前伸了伸,搂着她的腰往后紧了紧,与此同时,脖颈处传来一抹温热的呼吸。
轻微的呼吸撩拨到肌肤上,有些痒痒的。顾曦贞却是一震,侧身转头过去,一眼就瞧见了厉长煜那张人神共愤的脸。
他侧身搂着她,呼吸均匀,闭着眼,长下睫毛合在一起,让原本就密集的黑色,更加的明显纤长。
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瓣,与人前的清冷,以及耍她时候的玩味不同,现在的厉长煜,安静的状态下,五官格外的柔和,借着月色的朦胧,有一种幼童的稚嫩,一如记忆中那个尚未长大的止砚。
止砚!
一想到这个名字,顾曦贞神色一凛,想也没想的就一拳打在了厉长煜的脸上,厉长煜吃痛,皱着眉睁开了眼。
“贞贞,你打人。”
他的声音带着没睡醒的朦胧,沙哑低柔,缓缓入耳,意外的更好听了。
“我没有。”顾曦贞死不承认,但也没动,就保持那个姿势看着他说,“你为何躺在我身边,我们的关系不适合如此。”
“那你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我又没拦你。”
“……”
顾曦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可是她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要走呢?
不明白。所以她便不想了,用手指戳了戳又闭上眼睛的厉长煜,却不想被他一把握在手中,长手更是伸进她的脖子下,将人侧身抱在了怀中,嘟囔着声音说,“贞贞别闹,你的身体需要休息,快睡觉,乖。”
他那语气和声音非常像在哄一个孩子,这种感觉是顾曦贞从未感受到的,不管是当年的她还是现在的她,从来都是自己保护自己,又或者是去保护别人。
因此,到嘴边的话,就那么的一滞,然后就忘却在了记忆后面。
最后她只说了一句,“你是我大伯父,我们之间,这样不行,若被外人知晓——”
“嘘——”厉长煜忽然睁开眼睛,用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嘴唇,漆黑的眼睛在月色的照耀下,反耀出一抹极亮的颜色来,仿佛是璀进了星辰一般,“我会护着你,无人敢说闲话,你是我的。”
厉长煜说着仿佛她会逃走一般,更用力的将她紧搂在怀,大手拍着她的后背,像母亲哄孩子入睡一般,轻轻地拍着,嘴里还喃喃自语着,“睡吧,睡吧——”
这样的感受,给顾曦贞的心带来了撼动,她只曾看过,却无法体验其中的滋味,如今尝到,心里慢慢的升起一抹难以言喻的喜欢。
“也许……不错。”
她勾了勾嘴角,在他怀中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已经大亮了,她朦胧的看到床前有个身影在更衣,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是起床的厉长煜。
他脱下亵衣,上身一览无余,宽肩窄腰,完美比例,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每一块都仿佛发挥了它最高的用处,集齐在一起,该弯的地方完美曲线,该精瘦的地方腹肌明显,穿上亵衣后,白色盖住了肌肤原本的诱人,高高瘦瘦,绝对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顾曦贞只觉得喉头有些干涩,如此美人更衣的一幕,可不是外人随随便便能够看到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