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背篓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肖雨起床时,有些头晕,昨日喝得太多了,听到作坊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肖雨赶紧盥洗一番,走出房门时,天色早已大亮,老铁匠在院中抽着旱烟,见肖雨出门,便招招手,肖雨走到跟前,老铁匠指着一小包袱,头也不抬,闷声道:“小子,我家老婆子见你无近战武器,送了你一把短刀,还有一块磨刀石。”
肖雨见他讲得沉闷,便知这不是一般物品,见铁虎母亲,站在房门前,对着包袱发呆,便上前躬身施礼:“长辈赐,不敢辞,肖雨谢两位前辈。”
铁虎母亲如梦中初醒,对着肖雨道:“此刀名为圆月,原是迷月城白矖所有,被中土一修士所获,原本是破残了,送到这里修理,只是一直未来取走,后来才知,他已经殒于圣月城下,此刀便一直留在此处,今日也是缘分,此刀也算有主了。”
铁虎起得早,在作坊里已经忙碌了一会了,正好出来找水喝,见母亲赐刀,便上前对着肖雨道:“长辈遗物,留在家里反而不好,睹物思人最难受了。”
肖雨谢过两位老人,便收起包袱,准备出去溜达,顺便准备去北地路上的吃食,也多买些菜蔬鲜果,同时要将几样送人的物件,放在大青山驻地让张龙转交,自己也不等迷雾消散,就要直接往北地而去了,无尽之海去圣月城,有一条快道,十分的安全,是当年大战时开辟。
肖雨对冬狩兴趣不大,只想早点赶到极北之地,解惑修行之谜,也好早日回乡,至于将来如何,还是顺其自然吧,嘴里吃着老铁匠买的肉包,肖雨想起背篓街上有个小集市,在那里啥都有,自己已经买了不少牛肉了,再买些新鲜的就行。
这里的商贩,对修士们采买之物十分熟悉,特别是在冬狩之时,一般的修士,都要待上几个月的,不准备充分,是要挨饿的,曾经被渴死饿死在无尽之海的修士不在少数。
肖雨购买的量比一般人还要多,毕竟还要去极北之地,一商贩的几筐灵果,原本准备卖个几天的,谁知道,刚刚出摊,便已售罄,看着手中的白玉钱,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这小仙师真是豪爽,自己只讲了一句,全部买的话可以对折价,这小仙师一句话也没讲,便递钱拿物。
背篓街上人极多,好多修士在此摆摊交易,肖雨兴趣不大,只是慢慢前行看看,只见一溜修士坐在地上,与蹲于摊前之人讲价,有的甚至开始大声喧哗,显得十分热闹,走了一会,肖雨看到一男子,穿着绣着方孔兄的衣服,坐在地上蒲团上摇头晃脑的,手里拿着酒葫芦,不时眯上一口,肖雨想起那日遇到铁虎时,碰到过这位男子,特别是他身上的衣服印象最深了。
肖雨走到此人摊前,蹲下身来,地上许多物品,都是与酒有关,几个酒葫芦胡乱摆放着,一套酒具,看上去十分精致,就是有些脏兮兮的,只有边上一金光闪闪的金策,看上去值点钱,肖雨见金策上面用银丝镶嵌了一篇文章,仔细一看,居然是最普通的《道德真经》,肖雨心中喜欢,便开口询问:“不知先生此金策售价多少?”
这男子眯着眼睛,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将酒葫芦一放,闭起眼道:“呶,你看看旁边怎么写的。”肖雨一看,在一边的一块木板上写着一句:收购古钱,以钱换物,肖雨笑道:“总得有个价吧。”
这男子也不睁眼,嘴里却道:“你要也行,一枚黄芽就行。”肖雨撇着嘴道:“这也太贵了吧,几张金纸而已,重不过三两,就掐丝做工好些。”话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去,这男子睁眼,瞄了下肖雨:“去去去,小小年纪,不懂不要乱说,这可是墨家大师所制,虽然不知用处,可也是千年前的物品,像这几个酒葫芦,虽然不起眼,却是真正的宝贝,里面有美酒几百斤,乃是北地离山仙酿,中土的根本比不上的。”
边上一人笑着道;“我说,劳公子,你也是大户人家出身,怎么做起行商来了。”肖雨起身,准备离去,旁边摆摊之人也是嘴贱,对着劳姓男子道:“你天天狮子大开口,一个葫芦一颗堂钱,十几天了,可有谁来买过,弄得我也是生意清谈。”
劳姓男子呸了一声:“那你怎么不离我远点,我劳方没死皮赖脸拉你在此。”边上之人脸色通红,嘴里骂骂咧咧,收拾好地上物品,到其他地方摆摊去了。
肖雨心念一动,拿出一块毯子,将秘境里得来的几件东西摆出,然后又拿出几张符篆摆好,像边上劳方一样,拿出个蒲团坐好,做起行商来了。
劳方一脸的嫌弃,对着肖雨道:“你这些垃圾,可真是没人要。”肖雨也不理他,拿出斗笠戴好,坐在那里,闭目养起神来。
背篓街上人来人往,都是来挑选自己所需之物,抱着捡漏之心的也不少,肖雨一直到傍晚,才卖出两张符篆,所得白玉钱,刚好交费,这里摆摊是要花钱的,天机城的税使,是无处不在的。
劳方见天色已晚,开始搭起帐篷,看样子他要露宿了,肖雨两边看去,不少摆摊之人都是如此,肖雨怕老铁匠担心,便收拾好,对着劳方点头示意,就回铁匠铺了。
晚上吃饭时,肖雨说起摆摊一事,老铁匠居然十分支持,说道:“这背篓街,可是出了不少好东西的,关键眼力要好,你可以到处看看。”
天没亮,肖雨便起床了,铁虎母亲准备了些吃食,交给肖雨:“要是没啥事情,还是回家来住,街头晚上可凉呢。”肖雨笑着答应,与铁虎打个招呼就出门了。
劳方还没有起来,边上还没人占地方,肖雨将晚上整理出来的东西摆好,早上有些凉意,地上还有薄霜,晨风一吹,让人清醒无比。
当天色大亮,劳方才磨磨蹭蹭从帐篷里出来,看了看坐在边上的肖雨,咧嘴一笑,便去路中间水池梳洗,
肖雨手里拿着个束发冠,此冠是铁虎用精铜加陨铁炼制,锤制出一圈云纹,看上去十分精巧,颜色古朴,簪子十分简洁,无啥花纹,晚上送到房里时,说这是他给肖雨的见面礼。
劳方吃东西的砸吧声,让肖雨回过神来,肖雨将束发冠和簪子收起,面前蹲着一选物之人,不一会,此人问道:“这位道友,这支短剑怎么卖?”“今日第一个生意,不还价,二十枚白玉钱。”肖雨道。
此人二话不说,掏出钱囊,数出二十枚白玉钱,递给了肖雨,拿起短剑飞快地跑开了,劳方摇头道:“你这后生,这可是卖亏了哦。”肖雨笑笑,也不理他。
一直到中午,就再没生意上门,吃过午饭,肖雨打起了瞌睡,边上劳方喝酒喝得眼色迷离,对有无生意是浑不在意,有人询问,往往报出的价钱,就将人吓走了。
肖雨正无聊时,边上摊上有两位挑选物品的修士,嘴里在说隆记铁匠铺之事,说今日一早,老铁匠铁三木在铺前挂起紫旗,这说明铺中有神兵出世,静候有缘人,如今隆记铁匠铺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好多修士准备竞价购买,据说天兵阁派人洽谈,要重金收购。
肖雨也是感到高兴,隆记是再次闻名于天机城了,另外一人不以为然,说铁匠铺神兵还无人一见,做不得真,那像苟记的高阶发袍,据说是海中巨蛟皮所制,磨盘山长老化了一大笔钱,已经购得一件,这是好多人看见的,就是不知道下一件做成,要到什么时候了。
肖雨在一边听得真切,苟家人十分厚道,根本没要肖雨的工钱,特别是苟家女儿,心灵手巧不说,还偷偷送了几件小衣,唯一的要求,便是要肖雨给铁虎带话,让这个木头早点上门提亲,肖雨昨天晚上便与铁虎说起此事,铁虎一脸憨笑:“今年到年底,置办好彩礼,便托人提亲了。”
街上来往的修士渐渐多起来,劳方也来了生意,一女修拿出几枚古钱,让劳方估价,劳方开价五十枚白玉钱,这女修一脸的不满,对着劳方道:“就这一枚大齐通宝,就值五十枚白玉钱,其他几枚难道白送?”
劳方抿了口酒,嗤的一声:“如今这些不值钱啦,你要是能弄来大齐通宝的山水钱,我出五十枚堂钱。”这女修一脸的不愿意,磨蹭了一会,还是卖了。
肖雨有些纳闷,这什么大齐通宝的山水钱,居然这么值钱,便询问起来,这劳方一脸的向往,说此钱为泉界大名誉品,也是十大珍泉之首,世上仅见一枚,被一大儒珍藏着,旁人要看一眼,也是极不容易。
劳方话到一半,情绪有些低落,看了看肖雨,叹了口气:“唉……此钱乃千年前齐国所铸,在中土北方,齐国也是诸强之一,因此钱犯了儒家忌讳,引来了灭国之祸,据说此钱流出了十几枚,可千年来,仅有一枚传世。”
肖雨一听,就不觉得奇怪了,此人是以泉证道,要追求圆满境界,必须辅以珍泉,前几日看到他走路呆滞,估计修炼出了问题。
肖雨想起自己师傅留给自己的东西,好像有不少古钱的,灵气浓郁的山水钱,也是有几十枚的,便心中一动,问起劳方来:“劳先生,五十枚金玉满堂,可是一大笔钱啊,这什么劳什子山水钱,怎么这么值钱。”
劳方瞥了肖雨一眼:“你年纪轻轻的,懂什么古钱,我为收集天下古钱,祖中长辈可是拿出了棺材本了,不要说五十枚,只要有,一百枚堂钱我也愿意,你小子问这么清楚干啥,难道你有,真是的。”说完便掉头喝酒,不理肖雨了。

章节目录